紫罗兰宠物网

婆婆生病住院我尽心伺候她,丈夫赶来说的话令我怒火中烧

发表于:2022-08-10 作者:紫罗兰宠物网编辑
编辑最后更新 2022年08月10日,导语:婆婆这几天住院,蒋嘉茹忙得像个陀螺仪,一刻也没抽过烟。此时此刻,丈夫要求她辞职照顾家庭。结婚前,父亲对她说:"我请你读到现在,但我不希望你以普通的方式结婚,然后就当个家庭主妇。"蒋嘉茹看着丈夫,

导语:婆婆这几天住院,蒋嘉茹忙得像个陀螺仪,一刻也没抽过烟。此时此刻,丈夫要求她辞职照顾家庭。

结婚前,父亲对她说:"我请你读到现在,但我不希望你以普通的方式结婚,然后就当个家庭主妇。"

蒋嘉茹看着丈夫,语气加重:"如果我说不呢?我想要个保姆?"

1

蒋佳茹是一个普通的都市女性。她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。大宝今年5岁。她在幼儿园。二宝今年1.5岁。她还在家里学习。她被她的祖父母带走了。她的丈夫余天明在一家上市公司担任高管,而她本人则在离家仅半小时路程的一家公司担任人事经理。

她和丈夫余天明已经结婚10年,算上年龄。今年,她将33岁。在过去的10年里,她没有经历过任何大的风浪。日复一日,有一条长长的小溪。

她的生活也很平凡。虽然她和婆婆住在一起,孩子的事情可以分担,但她身体不好,经常有高血压,所以下班后还要照顾婆婆。

平日里,蒋嘉茹开车送大宝上学,晚上爷爷奶奶来接。晚上下班后,她的家人准备了晚餐。晚饭后,她要么辅导大宝的作业,要么陪着小女儿。

是的,一整天,她和丈夫的互动很少,或者和她见面的时间很可怜。因为余天明爱加班,回家逗两个孩子,问老人身体的事。其他人一躺下,他就躺下。

蒋嘉茹苏醒过来。这时,门开了,余天明回来了。今天,他似乎比平常来得早一点。

他习惯性地把有一些痕迹的文件袋放在鞋柜上,拿出一双深蓝色的拖鞋,然后走到因常年儿童玩耍而倒塌的沙发前。在这个过程中,他从未离开过手机。这是余天明每天回来的正常状态。蒋嘉茹闭上眼睛就能看出来。

小女儿看见她父亲回来了。她很早就环顾四周,急切地向父亲伸出她那粉红色的小手。

余天明抬头一看,就把孩子抱在怀里,逗得她咯咯笑。这时,他终于和妻子说话了。

"大宝今天作业做完了吗?"

"爸爸妈妈怎么了?妈妈有高血压吗?"

"我女儿真可爱。她又笑又笑。"

而蒋嘉茹也悄悄地回答,偶尔看着老公的女儿,可能也被那可爱的笑声治好了,还带着幸福的笑容。

一家人都很幸福,如果别人看到了,一定会佩服的。

2

公司的经济受到了影响。最近,蒋嘉茹所在的公司一次又一次地削减成本。说白了,就是裁员。作为人事经理,她自然很忙。

在这里,我们需要评估员工并衡量利益。我们需要和总经理沟通,和部门经理讨论,然后再和被解雇的人员讨论。然后我们需要办理一系列的辞职手续。

蒋嘉茹忍不住举起手来,举起一个沉重的头。她还没有完成裁员。她必须重新开始招募。

外面有点黑。这段时间,她和婆婆都很忙,需要加班。然而,她不知道为什么她的手机一直在响。原来,她想在公司休息一下,享受难得的独处时间。

最后,当电话第三次响起时,她接了电话。

"嘉茹你妈突然晕倒了。快回来!我打电话给天明,他也不回答该怎么办马上回来……"

一接到电话,蒋佳茹的心一沉。此外,她还听到一个孩子的哭声。她的心开始颤抖。她迅速抓起手提包,拨打了120,然后赶回家。

当她到家时,救护车也到了。她很快领着医务人员回家。她一开门,就看见爷爷跪在晕倒在地上的奶奶旁边。

但大宝有点害怕。看着昏迷的祖母,她紧闭嘴唇。当她看到妈妈回来时,她立刻跑到妈妈怀里。她眼里满是泪水,不知所措。

但蒋嘉茹没有时间安慰儿子,甚至没有时间抱着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小女儿。她只是帮他扶起来,焦急地看着医生,"我婆婆怎么了?"

"很难说,但我得回医院了。"

而一旁的护士听着孩子的哭声可能有点受不了,轻轻地拉着她的袖子:"你去哄孩子吧,这里有我们,孩子哭得太可怜了。"

蒋嘉茹默默地点了点头,跌跌撞撞地朝房间走去,手机却不停地给丈夫打电话。她耳朵里的忙音使她更加不安。

最后,她安慰小女儿和儿子,安慰丈夫在家等消息。她又拿起手提包,乘救护车匆匆离去。

3

深夜,医院。

安静的走廊上传来床轮滚动摩擦地板的声音,刺耳而真实。

蒋佳茹终于在急诊室外停了下来。她不止一次地抓住护士的手,问情况如何,但只让她耐心等待。

她来回踱步,不停地踱步,但她从未放弃给丈夫打电话和发信息。她有点着急。她无法和她丈夫取得联系。她想安抚父母和孩子,她不得不等待

我不知道她是因为没吃晚饭还是因为太紧张而感到肚子绞痛。但她不敢分心半刻,因为现在她是家里唯一的支柱

忘记了多久之后,医生终于出来了。蒋嘉茹连忙跑过去说:"大夫,婆婆好吗?"

"轻度脑出血。它及时送到了。现在没事了。我们只需要注意休息和心情。"

听到"没事"这句话,一颗垂头丧气的心终于落地:"谢谢你,医生。没事就没事,没事,没事,没事,没事……"

蒋佳茹一直在重复这句话,好像在安慰自己。

这时,丈夫终于回了电话,她赶紧拿起电话告诉了他。他一听说这事就动身去医院了。当他到达时,她已经在病房里安顿下来了。

从余天明进来的那一刻起,蒋嘉茹总是背对着他。他走过去问:"妈妈怎么样?"

"没关系。"

"为什么无缘无故晕倒?你不是一直都很注意吗?"

"我不知道,但医生告诉我要多注意情绪。"

于天明看着她淡淡的反应,有点生气:"最近你经常加班,我妈累得一个人照顾孩子?"?我告诉过你要多关心妈妈,照顾好家人。现在……"

余天明还没说完,蒋嘉茹就生气了:"你哪天不加班?你什么时候照顾你的家人的?以今晚为例,电话打不通!"蒋嘉茹看着他,怒火夹杂着心痛,而胃痉挛的疼痛更为剧烈,脸色不禁更难看。

于天明没有道理。他抬起头来,看见妻子凌乱的头发和苍白的脸。别做过头了。他什么也没说。他只是走出房间,看着夜幕点燃一支烟,慢慢吐出烟来,然后拨通了家里的电话。

"爸爸,我刚才很忙,现在没事了。没关系。嘉茹在看。别吓自己。妈妈没事。她很快就要回家了好吧,是的,你早点睡觉。我们会好好看的……"

于天明挂断电话,吸了一口烟。当他不高兴的时候,他喜欢抽烟。这股强烈的气味似乎刺激了他的嗅觉,使他平静下来。

他在外面站了一段时间,蒋嘉茹待在里面。当他回去时,她正躺在床沿上睡着了,但不知怎么她把手放在了肚子上。

他脱下衣服盖住她,静静地坐着。他的妻子已经不年轻了,他眼睛周围的细纹已经很深了。他叫醒了她:"回家吧,你今晚累了。"

4

婆婆这几天住院,蒋嘉茹忙得像个陀螺仪,一刻也没抽过烟。

虽然家里还有公公,但自从岳母住进医院后,他似乎失去了灵魂。他的心总是为她担心。他不善于照顾自己,更糟的是。

因此,她不得不雇一个小时的护士来照顾婆婆,解决她的家庭事务。她晚上把工作带回家。晚饭后,她给婆婆送饭。回来后,她辅导儿子的作业,照顾小女儿。当他们都睡着了,她开始加班,做自己的工作。

而她的丈夫,也许理解了对妻子的辛苦工作,这段时间都是早早下班,回来帮忙照顾。

事实上,丈夫早点回来帮忙照顾这个家庭是件好事,但他们似乎彼此疏远了。

只是余天明会在妻子静静地在书房里加班时,不经意间擦身而过。好几次,他在门口停了下来,但看着她专注的侧脸,他终于打消了念头,离开了。

今晚,余天明又低着头从书房门口走了。

"天一亮就过来。"

从父亲家门口经过时,余天明被神神秘地拉着。

"爸爸,怎么了?"

"你告诉她了吗?"

于天明的眼睛一沉。几天前,父亲一直告诉他,希望嘉茹辞职,专心在家照顾孩子。他说妈妈这次吓到他了。原来,他以为老父亲只有心情来的时候才会说些什么,但过几天就会忘了,因为他以前常开玩笑地说,但没想到,这一次,老父亲是认真的。

看着儿子的沉默,老父亲很担心:"那是你妈妈。今天我去看你妈妈的时候,整个人都瘦了。你有良心吗?"

"再说,不是我们不想帮忙照顾孩子和家庭。只是你妈妈身体不好,我不会照顾孩子的。如果将来发生这样的事情,你会受到牵连,我会为你的利益而这样做。"

"好吧,爸爸,别担心。"于天明抬起头,眼神中没有一丝激动。他安慰老人离开了房间。

他走到阳台,看着某个清凉的夜晚,点上一根烟,心里情绪激荡,左右为难。

他知道,如果妻子要做家庭主妇,她是不愿意的,但现在的家庭情况是这样的,孩子很小,老父亲也有他的地位;但如果妻子真的辞职留在家里,他将承担房贷和汽车贷款的负担,将来家庭开支肯定会大大减少

于天明仔细想了想,却没有发现蒋嘉茹出来朝他走去

5

其实,蒋嘉茹一直在发现丈夫最近的行为。然而,面对家里最近发生的事情,她想了很久

现在,看着丈夫在黑暗中背着她抽烟,她深吸一口气,慢慢向前走去。

"老公,我有事要和你商量。"

明玉忽然回答道:"明玉忽然出现在他身后。"

"我想了一会儿。让我们雇一个小时护士来照顾房子和孩子们吧。"

于天明看着依旧冷漠的妻子。他很无聊。听了之后,他很不高兴:"你能放心,陌生人会照顾我们的孩子吗?不是你没看到保姆虐待孩子的新闻

"我知道,但现在你也知道家里的情况了。此外,我们总是可以找到更满意,更放心的人,寻找他们亲自。你觉得隔壁的老刘要了个保姆吗?也不好吗?更何况,家里还有家长在观望

"不管怎样,我不同意。"于天明似乎从不服输,而这句话在夜深人静时尤为痛苦。

"你想干什么?你想留在家里吗?"姜佳茹看着丈夫的反应,没有任何温度。她的心有点冷。

沉默了一会儿,于天明默默地说:"其实这也不错。"

蒋佳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她个性很强。让她辞职就是牺牲生命。

在她结婚的前一天晚上,她父亲非常高兴地对她说:"我和我母亲给了你书。到现在为止,你不是用普通的方式嫁出去的,从现在开始,也只是为了家庭,甚至是做一个家庭主妇。"

"这是为了让你知道你的生活有更多的可能性。你应该一直进步。不要轻易放弃事业,保持经济独立。你的孩子会以你为榜样,你会受到更多人的尊重。除非真的到了无可奈何的地步,让你放弃甚至放弃一些东西,否则你一定要一直坚持下去

她一直记在心里。再说了,现在也不是死胡同。为什么他不能多想想她?

"如果我拒绝呢?我想要个保姆?"也许她从来没有一颗冷漠的心,而蒋嘉茹的语气也忍不住增加了一些。

6

"你为什么越来越不讲理?"于天明看着她,都不耐烦了。

这时,阳台上传来一阵轻微的咳嗽声,似乎在提醒这对夫妇,夜里很安静。这似乎也在提醒这对夫妇关上门说点什么。不要让这里的妇女和儿童知道这件事,以免大家感到尴尬。

"我不想再和你说话了。"蒋嘉茹很委屈。她想到了在医院的胃痛。她深吸了一口气,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。然而,于天明不肯让她走:"你怎么了?你能先解决这个问题吗?"

"好吧,既然你要在这里说,我就告诉你。我问你,你不觉得我们之间有大问题吗?你每天回家只能对我说几句话,要么问孩子怎么样,要么问你父母怎么了。每天都一样。除了这些基本的事情,我们没什么可说的。我要发疯了!"

蒋佳茹越说越激动,话音线忍不住颤抖起来。

"我老了,老了。怎么了?生活不是这样吗?"于天明觉得她有点不讲理。

"不,我太沮丧了!当我难过,当我很辛苦,当我累了,甚至当我很开心的时候,我想和某人谈谈,但是你就在我面前,我没有任何说话的冲动。你显然是我最亲密的爱人,但现在你却成了我最陌生的亲人。我们以前不是这样的。我们怎么了?"

"我们能做什么?再说了,我一直在为这个家庭买单,外面没有人。你想让我怎么办?"

"是的,如果你有人在外面,或者我有人在外面,那就很容易了。我们不会互相干涉。但问题是我们外面没有人,我们过着这样的生活。你不觉得我们都有责任吗?"

"现在我只听到你在抱怨。那我呢?你什么时候关心我的?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我每天晚上回来时,你什么时候认真地问我,哪怕只是一句简单的问候?"于天明一动不动地看着红红的眼睛。相反,她失去了对情绪的控制。她的心脏被紧紧地堵住了,感到很不舒服。

蒋嘉茹静静地看着他。他的委屈、失望和悲伤似乎长出了翅膀。当他飞过这段距离时,他无法控制他们。

"如果不是你父母催我们要二宝,今天的事情就简单多了。我刚才说过,大宝还年轻,你妈妈的身体不太好。等大宝大一点我再考虑。当时,你父母说可以帮我们带小宝。现在呢?"

听说妻子无意指责父母,于天明本来会大发雷霆,但马上想到了一个两难的局面,他一时没有说话。

良久。

"我终于明白了,你父亲让你劝我在家辞职,是吗?"蒋嘉茹看了看他那娇嫩的表情,终于发现不对劲。

7

即使蒋的父亲没有想到她,甚至没有想到父亲在她面前的地位,即使没有想到她,他也无法想象父亲的态度。

蒋佳茹抹了擦眼眶里的泪水,不理他。她很快回到自己的房间,关上了门。看着床对面两个熟睡的孩子,她不敢哭。她只是强忍着疼痛,轻轻地走到浴室,把门关紧,打开淋浴。看来只有这样她才能减轻一些痛苦。

……

我岳母要出院了。蒋嘉茹正忙着收拾东西,余天明已经出院了。当他回到病房时,他仍然背对着妻子。虽然愤怒还没有完全消除,但也有所缓和。

妈妈趁蒋嘉茹走出病房,悄悄拉着儿子的手:"这段时间真的很辛苦,嘉茹没用,帮不了你,反而让你担心。"

"妈妈,如果你没事的话。"

看着儿子,她发现心情不对:"你们吵架了吗?你父亲让嘉茹辞职了吗?"

于天明苦笑着,妈妈是个强势角色,看穿了一眼。

看到儿子的沉默,他又担心又沮丧:"你爸爸就是没事干。你现在压力太大了。你没有收入来源。你怎么养家?你知道你有多少钱吗

"再说,他们有个好孩子。他们结婚是为了做你的家庭主妇吗?我妈妈就是这么来的。你忘了一个没有工作的母亲是如何被抑制的,她在家里是如何得不到尊重的吗

当然,他没有忘记,但也深深地记得祖母是如何不公平地对待母亲的。在公共机构工作的阿姨总是给他面子。他父亲是个传统的大男子主义者。

那几年,母亲不仅不能理解和理解,还经常被父亲指指鼻子骂。也正因为如此,母亲长期抑郁,不良情绪积攒成毒药,才导致了她的病根。

但老父亲看着母亲越来越不健康。他不知道这是出于亲情还是旧文明。最后,他开始担心他的母亲,关心她。

"妈妈,别想。"不管怎样,我们不会不尊重她的。"于天明反驳母亲。

"现在说出来真好。"妈妈从嘴角零碎地读着。我不知道是为了嘉茹还是因为她心里憋着气。似乎过了这么长时间,她仍然记得死亡,无法通过。

8

蒋嘉茹和余天明至今仍分居两地。余天明每天早上醒来,冷冷地看着妻子。他的心情不太好,他的父亲一直在暗地里给他压力。所以在这段时间里,他后来回家了。即使他这样做了,他也只是想静静地躲在车里,静静地抽烟,一个接一个。

有时候,如果大宝不给他打电话,他可能会呆得久一点。

在家里,虽然婆婆出院了,但蒋佳茹并没有让婆婆操心家务,而是更加努力地工作,更加照顾自己。

只是小宝还是太小了。仅仅一周后,蒋嘉茹体重就减轻了不少。当人们看到她时,会情不自禁地关心发生了什么。那时候,她总是微笑着摇头挥手。然而,她心中的辛酸、辛酸、悲伤和无奈,早已学会了独自消化,和平相处。

"姜经理,总经理要你去他的办公室。"

同事的话让蒋佳茹回想起:"哦,好吧。"

蒋佳茹去办公室时,总经理正在处理文件。看到她来了,他示意她坐下。总经理是个40多岁的人,又高又高。虽然他的脸开始显得苍老,但他有每天早晨跑步的习惯,精神饱满。

"你最近在家怎么样?有很多时间可以休息。"

"一切都很好。这只是一个特殊时期。很快就能解决。不会影响工作。"

"嗯,我听说你家的事。真的不容易。但这里有个信息告诉你,集团也在整合资源,合理配置人才。我们公司也有名单。你可以下周准备,和名单上的人一起向下一个南州分行汇报。"

总经理停顿了一会儿,接着说:"我希望我能理解集团在一个特殊时期的处理方式。今年,每个人都很困难。"

蒋佳茹的心有点沉了。南州分行一直被默认为"冷宫",处理无痛业务。生活也很舒适,没有压力,而且下班后,但一旦到了那里,就没有升职加薪的希望。这是变相降职。

蒋嘉茹知道这是她心中的真相,于是默默地离开了办公室。

9

当她晚上回家时,也许孩子们觉得妈妈的心情不好,他们都很聪明。看着这样一个懂事的儿子,蒋嘉茹心里一阵酸,心里的委屈和悲伤什么都不是。

晚饭后,父亲坐在沙发上,眼睛总是盯着儿媳。他站着走着,犹豫了一下,终于来到嘉茹面前:"嘉茹,爸爸想了很久,想和你商量一下。"

蒋嘉茹看着眼前这位年过半百的老人说:"爸爸,我知道你想说什么,但不要再担心了。我已经在找保姆了。有保姆照顾,你和妈妈就不用担心了。"

"什么?"听了这话,父亲脸色变了,瞪着眼睛,好像很生气。

蒋佳茹没有多说。她知道父亲不会同意的。

这时,婆婆听到了风声。虽然不支持蒋嘉茹辞职,但她不愿意听到自己的小孙子会被外人带走。在她看来,这是对她脸上的打击,自然让她觉得不舒服,所以她上前反对。

江嘉茹没想到婆婆也有同样的态度。她以为在医院无意中听到了自己对于天明的话,但她想得太多了。

她看着两位强烈反对的老人。她觉得心底很冷,转身回房里去。但此时,她的丈夫很早就回来了。

当于天明打开门,看到三个人忍不住觉得太阳穴在猛烈地跳动。

"早上,你妻子想要个保姆,你知道吗?"老父亲一看到儿子回来,立刻催促。

"天一亮,我就告诉你,我们不会同意的。很难说。我们家有两位老人,我们得请别人来接。对于我们两位老人的闲言碎语,人们会怎么说?"妈妈上前说。

"爸爸妈妈,你们不兴奋吗?我们还没讨论过这件事俞天明很兴奋。他可以理解他们老一辈的思想比较保守,而且他们来自农村,所以他们的思想难免会有偏差。

蒋嘉茹看着丈夫。这时,他没有和她说话。她看得很清楚,心里的寒冷完全把她吵醒了。她不想注意他们。她转过身,把两个孩子带到她的房间。她把门关得紧紧的,仿佛把他和余天明之间最后的温暖关上了。

10

看来,蒋嘉茹结婚十年从来没有这样哭过。

十年来,她尽心尽力,更不用说她付了多少钱。但十年后,她终于成了一个似乎在关心花园的"外人"。最后,她只是一个仆人,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。然而,如果他们把她当作一个家庭成员,哪怕是一点点考虑,也不会是这样。

母亲看着他那困惑的手,无助地擦了擦眼泪。他看着妈妈说:"妈妈,不要哭。"小床上的女儿用天真的眼神看着妈妈。她不明白她母亲为什么这么爱表达。她只是抬起嘴高兴地笑了起来。

蒋佳茹忍不住软了心。至少,孩子们还是站在她这边。

这时,丈夫来敲门:"老婆,开门。"

蒋嘉茹不理她,擦了擦眼泪,站起来,拉着行李箱,收拾好衣服。不管外面的于天明怎么敲门喊叫,她都不在乎。但外面的于天明似乎真的很生气:"蒋嘉茹,给我开门!"

蒋嘉茹打开门,拿着行李箱,带着两个孩子,从他身边走过。于天明看着她,拉着手提箱问:"你要去哪里?"

"我回家让父母照顾我的儿子和女儿。我不必打扰你。姜佳茹冷冷地说。

老太太听到争吵声,马上就来了。首先,她抱着小孙子:"嘉茹,你怎么不明白?它有多大?我可以在家里处理

"不,老太太,你需要休息。嘉茹辞职了,在家照顾孩子,"他说得很清楚,没有商量余地。

蒋佳茹没有说话。她只是默默地看着于天明。她不在乎婆婆说什么。她只关心他说的话。她喜怒无常地看着他,但那目光似乎充满了期待。

看着这一幕,于天明可以看到妻子的期待,但另一边却是他的父母

余天明像熔岩和雪山一样,在两岸的近亲中周旋。他担心如果他粗心,他会失去控制。

很长一段时间,他拉着妻子的手,转身对父母说:"我先把嘉茹送回去。你不用再打架了。"

11

当蒋嘉茹从丈夫手中接过她的手时,她的心软了下来。她的两个孩子和她一起去了。儿子在车后座睡着了,小女儿在她怀里睡着了。然而,她和于天明却各执一词。

现在已经是深夜,街上又冷又清。突然,于天明问道:"够了吗?还不够。我晚点给你拿

"够了。"

蒋佳茹忍不住看着正在开车的丈夫。她爱也恨她的丈夫,那个让她有一个心跳,浪漫和美丽的爱的男人。她讨厌的是他们很普通,但在争吵中总能感受到他的爱。

余天明送蒋嘉茹回婆婆家。在问候她之后,他转过身来对她说:"在家里放松一下。我会照顾我父母的。"

蒋嘉茹看着他,不明白他要怎么处理。就在他正要开口的时候,她的丈夫说:"我知道你想要什么。给我点时间。他们的老一辈人更顽固。"

此时此刻,蒋嘉茹的心完全融化了,丈夫却不怎么说话,她说了几句就走了。

江的父母看着提着手提箱回来的女儿。她想训练女婿,但她看到他们明白了。他们不怎么说话。他们带走了两个孩子和行李,把女婿送走了。他们让女儿回到房间好好休息。

第二天晚上,姜妈妈端着一碗汤走进女儿的房间。她发现女儿正靠在纱窗上发呆。她看着半迷路的女儿,非常苦恼。她走过去说:"告诉妈妈有什么好难过的。"

蒋嘉茹看着银发较多的母亲摇了摇头,但眼泪落了下来。

姜妈妈看着女儿,拥抱着女儿:"做媳妇,总会有些委屈。丈夫两面夹心不容易,体谅人也不容易,日子终于由你们两个人度过了。"

蒋嘉茹想起了丈夫。不知怎么的,他的困难开始闪过她的脑海

这时,敲门的是余天明。

12

送妻子回家后,余天明总是空荡荡的。虽然他的父母已经平静下来,但如果他想让他们同意他的妻子,他还需要做一些思想工作。

但在晚上和妻子在阳台上吵架后,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对妻子缺乏很多爱,但他不知道如何表达对妻子的思念,我终于来到了这里。

"老婆。"于天明轻声叫道。

姜妈妈看着女婿,悄悄地离开了房间。

蒋嘉茹没有理会,也没有一副正脸,余天明见此,试探性地走到她跟前:"老婆,我错了。"

蒋佳茹突然苏醒过来。她有多久没听到这句话了?她的心禁不住动了。

看到妻子毫无抗议,于天明继续试探性地握住妻子的手:"老婆,原谅我,好吗?"

蒋嘉茹看着他,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。此刻,她像只小狗一样看着她。她突然大笑起来。但接着,一阵心痛涌上她的心头,又笑又哭。

于天明看着她的眼泪,突然有点不知所措,擦着她的眼泪,原来他是那样的温柔,那么专注

然后,他抱着她,她向他靠过来。她多久没有像这样拥抱她。婚后,他们都会扮演各自的角色,但他们并没有很好地扮演彼此的角色,忘记了彼此是最重要的人。

把过去的不满意和不满意都烟消云散。原来夫妻俩就是这样。虽然他们谈论对方的坏处,但他们心里还是念念不忘对方的好。

一周后,婆婆终于同意请保姆照顾孩子们的家务。然而,于天明知道妻子被降职了,妻子对她不满意,这件事跟他有关系,于是陪她去找了一份新工作,很快就找到了一份比较满意的工作。

而这一天依然平凡平凡,但如果你用心去感受,你就会知道,平凡中总有一种温暖的感觉在流动。

0